1)第2061章 太宗篇8 公国_汉世祖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太宗篇8公国

  暖室之内安静了下来,除了帘幕在清微风吹拂下发出的点点响动,几乎没有其他声响。能够陪王伴驾,对李宗恺本是一件荣幸之事,说夸张点甚至能彻底奠定他在李家的地位,然而此刻,他的心里只有忐忑,肃穆着一张脸躬立在侧,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  别人不知道李少游的身体状态如何,李宗恺可是清清楚楚的,严格地说,这就是欺君,并且基本瞒不住人。若是被陛下当场戳破,那可如何收场,欺君傲上的罪名,便是寿国公也难以承受。

  相比于李宗恺的忧虑不安,作为老子的李少游则稳得多,淡定地躺在那儿,又淡淡然地注视着刘旸,没有一点慌张,当然那病态之状也基本消失了。

  至于刘旸,则一副很认真的模样,三指搭在李少游脉搏上,甚至闭上眼睛仔细感受,画面几乎禁止,只是偶尔手指头动弹一二。

  差不多过了一刻钟之后,刘旸睁开了眼,偏过头,有些故弄玄虚地拖着调子道:“寿公此疾……”

  “莫非老臣病已入膏肓??”李少游顿时道:“陛下不妨直言!”

  刘旸摆摆手:“不论病情轻重,这寻医问药,首在查找病因,对症下药,予以根除。以朕之见,寿公此疾有些特殊,特殊就特殊在,并非身体之恙,而是心疾!”

  听皇帝如此说,又迎着他玩味的眼神,李少游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陛下慧眼如炬,老臣不胜钦佩!只是,如陛下所言,这名医良药易取,心药难得啊!”

  刘旸注视着李少游,语调依旧轻松,但表情已然严肃了些:“朕这里有一副心药,不知对寿公是否有用?”

  “宫中多奇珍,老臣这是要大开眼界了!”

  刘旸淡淡道:“侍中、同平章事,加开府仪同三司,如何?”

  “老臣年迈不堪,且愚钝庸碌,如何担当宰相重职?”李少游径直摇头。

  “尚书令给了吕端,已然委屈寿公!”刘旸想了想,这么说道。

  李少游当即道:“国家公职,量才录用,而非量人!承蒙陛下厚爱,然老臣有自知之明,实难称宰相之职,陛下不需为难!”

  刘旸凝眉,沉吟少许,又道:“内阁大学士,晋爵寿阳郡王!”

  这一份“厚恩”砸下来,李少游是真有些懵了,惊悚之余,迅速恢复冷静,严肃地道:“请陛下勿复此言!陛下有关怀老臣之心,感激莫名,然老臣何德何能何功,敢僭居王爵?”

  李少游态度决绝,为此甚至把身体撑了起来,而刘旸则在仔细审量了他一会儿后,悠悠说道:“寿公之功,何以酬之?”

  “老臣只是做了些应尽之义,陛下实无须挂怀!”李少游也沉默了下,缓缓道来:“如欲酬赏,先帝已然赏赐过了,老臣别无所求!”

  听其表态,刘旸眼神中闪过一抹深思,良久,与之

  请收藏:https://m.lipku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